<tr id="vhtpr"><code id="vhtpr"></code></tr>

    <ins id="vhtpr"></ins>
      <output id="vhtpr"><nobr id="vhtpr"></nobr></output><output id="vhtpr"></output>

      <menuitem id="vhtpr"></menuitem>

      <tr id="vhtpr"></tr>
        <tr id="vhtpr"><nobr id="vhtpr"><delect id="vhtpr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      <kbd id="vhtpr"><video id="vhtpr"></video></kbd>
      1.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

        特約作家黃家鵬力作《朱門第一人——黃干》 || 十四、帥府參謀

        2022-08-23 15:23:12


        轉載文章免責聲明

        ??1、本公共平臺發布的文字及圖片除部分原創外,其余均摘自網絡,感謝原作者的辛苦創作,我們不對其內容的準確性、真實性、合法性負責,也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,版權屬原作者,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,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作者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!?⊙投稿合作及商務合作:936620493@qq.com ?2、轉載本平臺原創作品必須獲得本平臺授權,否則追究法律責任。



        十四、帥府參謀

        ?

        黃榦的勤政有為,引起朝野關注,兩浙運判詹徽也向朝廷舉薦說:“黃榦存不矜之心,為有用之學,屈指莞庫,未究所長?!?/span>

        這個時候,正值邊事動,吳獵領兵出帥江陵,吳獵出帥前,親自躬身到石門訪問黃榦。黃榦聽到門人稟報,急忙起身趣官衙大門迎接,連聲拱手高呼:“哎啊,是吳兄,久違了,上次岳麓一別,就是多年,煞是思念吳兄啊?!?/span>

        吳獵也拱手致禮:“是啊,直卿賢弟。自先生晦菴朱公去世后,我們兄弟聚少離多,天南海北,難得一見。聞賢弟在石門整頓酒務有方,風生水起,頗有聲譽,特來討教?!?/span>

        黃榦謙遜地說:“一點小事,不足掛齒,我只是盡力為朝廷效命?!?/span>

        黃榦把吳獵迎進書堂,讓其上座,吳獵不許,黃榦再三恭請,吳獵才上坐。

        黃榦吩咐陳義和:“子紹,去書房把我珍藏的大紅袍泡好,請吳帥品嘗?!?/span>

        吳獵端起茶盞,輕輕地聞一聞茶香,呷一口,嘖嘖稱贊:“難得,正宗的武夷山大紅袍?!?/span>

        吳獵也是朱子高徒,與黃榦是同門師兄。吳獵初從張栻學,乾道初,朱熹會栻于潭,獵又親炙,湖湘之學一出于正,獵實表率之。吳獵二十三歲入岳麓書院,師事張,繼受教于朱熹。吳獵為湖湘學派巨子,“民為邦本,本固邦寧”,并力主抗金,反對議和。學術上重視經世致用。提倡務實,身體力行。并敢于直言陳諫。淳熙十六年賜同進士出身。張經略廣西,辟吳獵為靜江府教授。旋知無錫縣。經陳傅良奏薦,召試守正字。光宗以疾久不覲重華宮,獵上疏曰:今慈福有八十之大母,重華有垂白之二親,陛下宜于此時問安上壽,恪共子職。辭甚切。又白宰相留正,乞召朱熹、楊萬里。時陳傅良以言過宮事不行求去,獵責之曰:今安危之機,判然可見,未聞有牽裾折檻之士。公不于此時有所奮發,為士大夫倡,第潔身而去,于國奚益!傅良為改容謝之。

        寧宗即位,遷校書郎,除監察御史。上趣修大內,將移御,獵言:壽皇破漢、魏以來之薄俗,服高宗三年之喪,陛下萬一輕去喪次,將無以慰在天之靈。又言:陛下即位,未見上皇,宜篤厲精誠,以俟上皇和豫而祗見焉。會偽學禁興,獵言:陛下臨御未數月,今日出一紙去宰相,明日出一紙去諫臣,昨又聞侍講朱熹遽以御札畀祠,中外惶駭,謂事不出于中書,是謂亂政。獵既駁史浩謚,又請以張浚配享阜陵曰:艱難以來,首倡大義,不以成敗利鈍異其心,精忠茂烈,貫日月、動天地,未有過于張浚也。孝宗皇帝規恢之志,一飯不忘。歷考相臣,終始此念,足以上配孝宗在天之意,亦惟浚一人耳。因所議不合權臣托胄意,出為江西轉運判官,不久即遭罷免。 嘉泰三年,起用吳獵為廣西轉運判官。

        黃榦見吳獵飲茶已畢,就詢問:“聞道吳兄受朝廷重任,統兵江陵,準備北伐,怎么有閑暇屈躬到區區石門小地?”

        吳獵答道:“是啊,蒙皇上恩寵,令吳統帥兵馬,駐守江陵,不日將揮師北上,奪回失地,還我河山。但我幕下,人才匱乏,尤其像賢弟這樣善于經營經濟的人才,此次,吾想請賢弟出山,助我一臂之力,幫我籌劃軍機,賢弟愿意否?”

        黃榦謙遜到說:“榦某不才,難堪大用,恐有失兄之所望?!?/span>

        吳獵說:“賢弟有用之術,眾所周知,此時不用,更待何時。為江山想,為社稷想,賢弟也該出山了?!?/span>

        黃榦拗不過吳獵的邀請,遂允若。

        吳獵高興地說:“這就對,我馬上向朝廷奏請,請賢弟入幕?!?/span>

        三月,朝廷授黃榦為荊湖北路安撫司激賞酒庫兼準備差遣。

        五月,黃榦辦完了交接事宜,就到吳獵帥府報到軍前效命。

        吳獵見黃榦前來幕下參謀,信心百倍,與黃榦運籌帷幄,籌集糧草,調運兵馬,召募兵,調儲糧秣,選拔人才,調整部署,充實邊防。同時,調湘米五十萬石、馬料一百三十余萬石至襄陽,調鄂米三十萬石,分別儲備于荊、郢、安、信四郡,籌銀一百萬余兩以備軍需,同時,加強防務,重修五代時高氏所筑三海防水防工程。

        黃榦見吳獵如此大動干戈,心有所憂,向吳獵分析南宋與金朝的國力、兵力形勢。坦言說:“聞議者,欲為大舉,深入之謀,果而必敗,為社稷憂,此何時,可圖進取哉?”

        吳獵說:“邊事已動,羽檄交馳,賢弟當為畫權宜守御之策?!?/span>

        黃榦見吳獵決心已定,勸說無效,就說:“然,愿聽吳公調遣?!?/span>

        吳獵說;“戰事一開,急需軍馬,賢弟能否幫我招軍買馬,還有尋找獸醫人才,為我所用?!?/span>

        黃榦答應道:“榦愿肝腦涂地,盡力而為,為大軍提供良駒,讓將士馳騁沙場,殺敵報國?!?/span>

        于是,吳獵任命黃榦提點八關經歷,負責招軍買馬,黃榦日夜奔馳于光黃、信陽、德安等四郡,奔走窮山絕谷,往返三四千里,奔走于各地關隘,與江、淮各地的豪杰交往,而豪杰往往愿意依附黃。

        十一月,金兵攻棗陽、破隨州,形勢十分危急。吳獵急令黃榦回江陵。這時,各地盜賊四起,道途梗塞,黃榦無奈,只好逃匿山谷間,數日不粒食,遂以成疾三日三夜,好不容易回到帥府,嘔血數斗,伏枕逾月。

        吳獵見黃榦身體狀況如此,只好解除黃榦的職務,命令他好好休息,安心養命。

        黃榦洞察目前形勢,奸佞韓侂胄專權,朝綱日紊,知不可以為,遂乞岳祠,不俟報而歸。未及開禧北伐果敗。后金兵多次侵犯荊襄等地,均因吳獵備戰充分,運籌得當而敗退。

        開禧二年,身任平章軍國事的韓侂胄未作充分準備,便貿然發動北伐。宋軍紛紛出擊,山東京東招撫使郭倪派兵攻宿州、建康;都統制李爽率部攻壽州、副都統制皇甫斌攻唐州、江州;都統制王大節攻蔡州。然金軍方面早有準備,宋軍進攻皆以失敗告終,只有鎮江副都統制畢再遇連戰皆捷,但也無法轉變敗局。金軍乘勝分路南下。四川宣撫副使吳曦叛宋降金,割讓關外四郡,金封吳曦為蜀王。面臨這種不利局勢,韓侂胄只好向金朝求和,但因金人提出要斬韓侂胄等人而未果。開禧三年,吳曦之叛被平定,淮南形勢也漸平穩,金大將仆散揆又病死軍中,形勢對宋有利。但宋廷內主和派開始陰謀活動,開禧三年十一月初三,禮部侍郎史彌遠在楊皇后的支持下,矯稱有密旨,令權主管殿前司公事夏震率兵三百,埋伏在六部橋側,等韓侂胄入朝時,將其截至玉津園夾墻內活活打死,結束了他可恥的一生。

        隨著韓侂胄的身敗名裂,朝廷開始重新審視朱熹和理學的作用,。南宋嘉定二年,也就是朱熹逝世后的第九年,朱熹被朝廷追賜謚日“文”,追封為“朱文公”。

        嘉定五年,國子監司業劉請以朱熹的《論語·孟子集注》立學,從之。從此朝廷把朱熹著述的《四書集注》被朝廷列為國學,朱熹制定的《白鹿洞書院學規》頒發太學遵行。

        寶慶三年,宋理宗皇帝下詔:“朕觀朱熹集注《大學》《論語》《孟子》《中庸》,發揮圣賢蘊奧,有補治道。朕方勵志講學,緬懷典刑,深用嘆慕??商刭涭涮珟?,追封信國公?!敝祆浔蛔馂樘珟?,追封信國公,后又改封為徽國公。

        淳祐元年,宋理宗皇帝下詔天下所有學宮,將朱熹從祀廟堂,朱熹取得與周程二張北宋四大理學家并列的道統圣人地位。

        咸淳五年,度宗皇帝下詔,賜江西婺源縣朱氏故居為“文公闕里”,與山東曲阜的“孔子闕里”并為第二。

        ?

        金兵圍困襄陽、德安,進迫竟陵時,吳獵親臨前線指揮,節制本路兵軍,遣張榮率兵援竟陵,又招神馬坡兵馬卒萬人,分援襄陽、德安。開禧三年,加寶謨閣待制,出任湖北、京西宣撫使。金兵再犯竟陵,張榮戰死,襄陽、德安告急。吳獵請魏了翁攝參議官,募死士入竟陵,命部將王宗廉死守,調忠義軍及保捷軍分道夾擊,解竟陵之圍。又督董逵軍自京山援德安,配合忠義軍救襄陽,終使戰局轉危為安。
          當抗金戰事吃緊時,四川宣撫使兼陜西河東路招撫使吳曦派員赴金乞降,獻關外四州,求封蜀王。吳獵即部署兵力,預防叛臣吳曦夾擊,并請命入川平叛。兵未發,吳曦已被部將所誅。吳獵任刑部侍郎,繼充四川宣撫使。旋授敷文閣直學士,四川安撫制置使兼知成都府。在四川數載,舉賢任能,懲惡除奸,體察民情,減輕民賦;修學宮,培養費人才,為張式學派傳入四川起了重大作用。 嘉定五年召還,六年十一月病故,歸葬醴陵北鄉擂鼓橋。吳獵為官清正,死后家無余資。蜀人思其政,畫像祀之。遺著有《吳氏解經》、《畏齋文集》、《吳文定公奏議》。




        作者介紹



        黃家鵬,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 ,南平市朱子文化研究會會員,建陽考亭文學書畫研究院研究員,。武夷山市成長女子國學院理事長兼朱子后學館館長,武夷山女子書院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長。八十年代開始文學創作,出版發表作品100多萬字,先后出版發表長篇歷史小說《朱熹傳奇》,學術專著《朱子后學》,同時在《福建日報》、《福建理論學習》、《武夷文化研究》、《朱子文化》、《福建商報》、《福建汽車運輸報》、《閩北日報》、《武夷山文學》、、《生活創造》、達觀天下》微信公眾平臺等報刊雜志發表小說、散文等。

        ??


        友情鏈接

        Copyright ?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

        欧美精品一级毛日韩版_日本一级a毛一级a做_人妻无码人妻有码中文字幕_午夜班福利一级毛片
        <tr id="vhtpr"><code id="vhtpr"></code></tr>

          <ins id="vhtpr"></ins>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vhtpr"><nobr id="vhtpr"></nobr></output><output id="vhtpr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vhtpr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tr id="vhtpr"></tr>
              <tr id="vhtpr"><nobr id="vhtpr"><delect id="vhtpr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            <kbd id="vhtpr"><video id="vhtpr"></video></kbd>